落圣女与地底诸城(裏番外传)

<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1御姐吟游诗人紧缚榨乳绝顶地狱<br/><br/>        <br/><br/>  战争刚刚结束,虽然海盗还在半岛郡的土地上肆虐,但是维维安成裏那些劫<br/>后余生的市民们毫不吝啬的拿出他们手中的金币涌入酒馆裏,爲劣质的啤酒和下<br/>流的小黄曲而欢乐。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他们要爲自己又活过了一次灾难而庆祝。<br/><br/>  在这个欢闹的夜晚,一个穿着性感的蕾雅正在小巷裏穿行。这是一位名爲蕾<br/>雅的吟游诗人,这个蕾雅把金色的长发捆成简单的马尾,斜修的刘海盖住了一边<br/>媚气十足的吊梢眼。这样的一双眼睛光是在酒馆裏扫视全场,就能让所有男人都<br/>感觉她在向自己抛媚眼。她那修长的睫毛和绯红的双唇水润诱人,与稍有些汗水<br/>的肌肤搭配着散发出诱人的气息。更别提她还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皮甲,这件皮<br/>甲仅仅遮住了她双乳的下半部分,以至于狂欢的男人们愿意把金币和银币丢进那<br/>深邃的巨乳裏,以换取一次揉捏那对雪堆一样圆润白皙的双乳和樱桃一样可爱的<br/>乳头的机会。那些钱币多到让她不得不用左臂托着皮甲走动,要不然双乳可就要<br/>弹出来给那些臭男人白吃冰淇淋了。她平滑的小腹露出性感的肚脐,而超短的皮<br/>质裙甲穿在了盆骨下方,甚至连金色的短短阴毛都从裙甲的上缘上面露了出来。<br/>那丰满的美臀撑起了皮甲的下缘,下半个屁股和大腿根部那潮湿的内裤底部都露<br/>在了外面,甚至还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丝粘在上面。一对美腿穿着过膝的黑丝袜,<br/>下面踩着一双直到小腿的皮鞋,每走一步皮鞋裏都会发出「咕叽咕叽」的诡异声<br/>音。<br/><br/>  「真是糟糕……我只是想靠原创的歌曲挣点钱而已,爲什麽会有人来调查嘛。」<br/>御姐吟游诗人用左手死死捧着自己的皮甲,连可爱的粉红乳头都有一半露在夜间<br/>的凉爽空气中都不管,就这麽在巷子裏奔跑。<br/><br/>  「诽谤可是很重的罪行。」一个声音在蕾雅的耳边响起,她毫不犹豫的向前<br/>一扑,躲过了脑后的风声。<br/><br/>  然而地面上迅速的长出了藤蔓缠向蕾雅的手脚,她也顾不得钱和走光了,手<br/>脚并用着试图逃出纠缠术的範围。然而藤蔓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狠狠地缠住了<br/>她那一对足有E 罩杯的雪白双乳,然后狠狠地把一对巨乳绑成了三节红通通的葫<br/>芦。<br/><br/>  「哎,真是可惜了一对天然的好奶子。」<br/><br/>  一阵如同电击一样的感觉在蕾雅的脑海中炸开……然后她就什麽也不知道了。<br/><br/>  蕾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绑了起来,丢在了一个阴冷的地下室裏。作爲<br/>一位吟游诗人,蕾雅第一反应就是想办法使用自己身上的逃脱道具。然而很不幸,<br/>她已经被脱成了全裸,连捆绑马尾发用的发圈都被收走了。然而非常恶趣味的是,<br/>她的过膝黑丝袜被留了下来。虽然她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捆绑的人还非常贴心的<br/>用至尊胶把她的手指都粘在了一起,她的双腿也被绑成了M字开脚,两边脚踝被<br/>分别固定在了她身下这张铁床的两角上,但是过膝袜还在,甚至被人清洗过了。<br/><br/>  「那麽,编造谣言的就是你了吧。」一个身影打开铁门走进房间。<br/><br/>  这个身影看起来是个丑陋的男人,然而这个男人身材高大并且没穿衣服,并<br/>且——它有六只手臂,这些手臂中分别拿着不同的拷问用具,再加上,那一根巨<br/>大而长满肉刺的肉棒。<br/><br/>  「这家伙,是织法者……」蕾雅颤抖了起来,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怪物出<br/>现在这裏,是要对我做什麽?<br/><br/>  织法者只是拿出一根绳子,从蕾雅被绑住的双手拉出来,穿过肋下,在胸口<br/>狠狠地勒进肉裏。乳房的根部被勒了好几圈,硕大的乳房被勒成了葫芦,乳头也<br/>不情愿的立了起来。<br/><br/>  「啊!勒的……太紧了……不行……胸部要爆了……好难受!」蕾雅的面颊<br/>变得绯红,敏感的双乳被这样捆绑居然带来了巨大的快感,她那赤裸在外的下体<br/>都不由得变得湿润起来。<br/><br/>  然而蕾雅的声音似乎惹恼了什麽人,她听见一个声音说:「弄点东西让她不<br/>要闹。」<br/><br/>  有六只手的织法者右肩头那只手裏的东西乘着蕾雅呻吟的机会,狠狠地把东<br/>西塞了进去。蕾雅的牙齿被撞的又疼又痒,而被塞进嘴裏的东西带着一股熟悉的<br/>骚臭味,让蕾雅感到更加的羞耻和兴奋——很明显,那是她的髒内裤。<br/><br/>  接着,织法者处于肋下的双手扒开了蕾雅那一对丰满挺翘的雪臀,露出了中<br/>间张张合合的可爱菊花。一只装满了诡异液体的羊尿泡上装了一只木质的管子,<br/>这东西一拿出来,蕾雅就感到浑身发烫,甩动着被绳子绑住的双乳试图远离这东<br/>西。<br/><br/>  然而织法者的手比她更有力,它用两只手狠狠地掐着蕾雅的乳头,把它们掐<br/>成了两个薄片。蕾雅如遭电击一样抖动着身体,而另外两只手就把羊尿泡上连着<br/>的管子塞进了蕾雅的屁眼裏。<br/><br/>  随着羊尿泡内容物的不断流入,蕾雅的乳头和阴蒂就像是男人的肉棒一样兴<br/>奋到完全勃起了。蜜穴不断的流出淫水,大小阴唇抖动着,身体各个地方瘙痒的<br/>快感刺激着大脑,使蕾雅疯狂地挣扎着,寻求进一步的刺激。<br/><br/>  织法者却扒掉蕾雅屁眼中的木管,拿出一个小小的铁夹子,狠狠地夹在蕾雅<br/>那完全充血的勃起阴蒂上。<br/><br/>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蕾雅的吊稍媚眼瞪得又大又圆,她的屁股不<br/>断的抖动着,一大股一大股的淫水被蜜穴喷了出来。接着,随着一阵轻微的「滋<br/>滋」声,夹在阴蒂上的铁夹发出了轻微的电击,这让蕾雅的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了,<br/>在巨乳「啪啪啪」的甩动声中,她的下体散发出一股臊臭味道,金色的尿液流了<br/>出来。<br/><br/>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白色影子从天花闆上冒了出来,他伸出一根手指,这根<br/>白光构成的手指轻而易举的穿过了蕾雅的小腹,然后蕾雅感到自己的G点就像是<br/>一位壮汉用一根烧红的铁棍狠狠的戳进去一样极度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却带来了<br/>同等的快感,她的头脑都快要承受不住了。<br/><br/>  「呜呜呜呜!呜呜呜……」<br/><br/>  随着蕾雅翻着白眼停止颤动,她的肛门也彻底坚持不住了……陈文只好让织<br/>法者把房间和蕾雅清理一下,準备下一轮的「拷问」。<br/><br/>  敏感的肉壁被带着刺的棒子不断的搅动着,强烈的快感不停地袭击着处于昏<br/>迷状态的蕾雅的大脑,她醒了过来,忍不住发出浪叫和呻吟。<br/><br/>  蕾雅依然被绳子绑着,但是这次被绑在一个木马上。这个木马上有着两根大<br/>小不一,但都有着凹凸不平的表面的木质假肉棒。随着木马的摇动,这两根木棒<br/>在蕾雅的前后肉穴中进进出出,甚至把粉红色的肛肉都带了出来。<br/><br/>  「啊……哦……不要……啊……你到底……要干什麽……」<br/><br/>  那个闪着白光的身影就在蕾雅面前,似乎在和影子中的什麽人交代事情。<br/><br/>  「不用着急。」陈文头也不回,只是打了个响指。<br/><br/>  木马突然还是猛地摇动起来,蜜穴和肛门的二重夹击弄得蕾雅一下子就陷入<br/>了高潮,脸上露出一副被玩坏的表情,连舌头都伸出了嘴巴外面。<br/><br/>  突然,木马一下子消失了,蕾雅摔倒在地上,黑丝双腿却一点力气都用不上,<br/>一下子就滑倒在了自己的一滩淫水裏。<br/><br/>  「你……你对我……啊……做了,什麽……」<br/><br/>  「没什麽。」陈文打开了魔法灯。<br/><br/>  一只狮鹫,一头野牛,还有一群狗头人。这些家伙身上的味道又腥又臭,而<br/>且硕大的肉棒全都露在了外面。<br/><br/>  「药效差不多了,上吧各位。」<br/><br/>  「什麽,什麽药效……啊!放开我!不要!」<br/><br/>  然而狮鹫的力气根本不是蕾雅能抵抗的。她金色的长发散落在地上,屁股被<br/>迫高高的撅起来。而狮鹫的巨大肉棒就这麽狠狠地刺进了蕾雅那全是淫水的蜜穴<br/>裏,发出了「叽」的一声。<br/><br/>  然而狮鹫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蕾雅的肉穴被彻底的撑开到了最大。「呜呜<br/>呜……糟糕了……完全挣脱不了……不行……啊啊……」<br/><br/>  狮鹫的大肉棒直戳花心,可怜的人类子宫口在狮鹫那有着鳞片的巨大肉棒面<br/>前颤抖着。<br/><br/>  「呜噢噢噢噢……人家的肉穴……要被刮烂了啦……」<br/><br/>  蕾雅仰起了头狼叫着,然而下半身被狮鹫的肉棒死死压住,不停地被抽插。<br/>而一对被绑住的大奶子甩来甩去,被两只狗头人抓住了。<br/><br/>  狗头人狠狠地捏着这一对巨乳,而蕾雅却没有发现她的一对巨乳比之前更加<br/>大了。狗头人们用他们的爪子捏着巨乳,用脚爪狠狠地把乳头踩在地上。<br/><br/>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我的胸部!有什麽东西……啊……大肉棒……要<br/>出来了!」<br/><br/>  在蕾雅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她那一对被绑成了葫芦然后被狗头人的肮髒脚爪<br/>踩在脚下的奶子爆发出巨大的疼痛和快感,然后从一对充血的嫣红乳头中,「扑<br/>哧」一声,两条雪白的液柱沖了出来。<br/><br/>  「唔哦哦哦……我怎麽……喷奶了……啊……不行……忍不住了……」蕾雅<br/>一阵娇颤,翻着白眼,被巨大肉棒撑到最大的蜜穴裏喷出了混着血丝的淫水。<br/><br/>  哗啦一声,又一股尿液失禁喷了出来,浸湿了蕾雅美腿上的黑丝袜。<br/><br/>  狮鹫似乎被蕾雅尿液的味道刺激到了,它扇动翅膀借力抽插,每一次沖刺,<br/>包满鳞片的肉棒都狠狠地把蕾雅的子宫撞到变形,然后猛地抽出,把粉红色的穴<br/>肉都带出来一段。<br/><br/>  刚刚高潮完的蕾雅又再次被强制高潮,被肏的一个劲的浪叫着。蜜穴和双乳<br/>就像是坏掉了的水龙头一样,断断续续的往外喷着液体。<br/><br/>  「呜呜呜……好难受……挣扎不开……啊……」<br/><br/>  狗头人们把蕾雅的乳肉拧成了螺旋形,被虐待成了红色的双乳颤抖着被榨,<br/>就像是乳牛被挤奶一样被狗头人们收集到了杯子裏。强烈的快感不停的传上大脑,<br/>蕾雅扭动着被绑住的身体,大量的淫水又喷了出来。<br/><br/>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br/><br/>  蕾雅全身上下不停地痉挛着,发出淫蕩的呻吟声。一大股尿液又喷了出来,<br/>和地上洒落的母乳混在了一起,沾满了蕾雅的黑丝美腿。<br/><br/>  也不知哪只狗头人又奇思妙想,居然抓起蕾雅的黑丝美足,用优美的柔软足<br/>弓打起了手枪。蕾雅被瘙痒的脚底弄的上气不接下气,连呻吟声都变得断断续续<br/>了。<br/><br/>  「不行……哈啊哈啊……啊呜呜呜……不要啊……要坏掉了……」<br/><br/>  蕾雅扭动着性感火爆的身体,翻着白眼,不受控制的喷着尿液和乳汁。就在<br/>这时,狮鹫突然吼叫了一声,把肉棒狠狠一拔。肉棒上的鳞片全都立了起来,把<br/>蕾雅的穴肉拽出身体好大一截。<br/><br/>  「呜呜呜好痛啊唔啊啊啊啊啊啊!」蕾雅翻着白眼,只能发出淫蕩的浪叫声<br/>宣洩着自己的快感。<br/><br/>  狮鹫的大肉棒用从未有过的气势刺进了蜜穴,巨大的肉棒撞开了蕾雅禁闭的<br/>子宫口,随着撕裂身体一样的痛苦和快感,肉棒的尖端撞在了蕾雅的子宫底部,<br/>甚至撞在了她的盆骨上。<br/><br/>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蕾雅居然清晰的认识到了狮鹫要干什麽,她努力<br/>的扭动身体,然而那些狗头人狠狠地掐了几下她的乳头,她就只能浪叫着喷出乳<br/>汁了。<br/><br/>  狮鹫的肉棒短促的在蕾雅的子宫裏抽插着,子宫被严重顶到变形,连卵巢都<br/>随着抽插而跳动着。<br/><br/>  「呜呜呜……不行……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br/><br/>  大脑完全被下体传来的快感统治着,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味的高潮。蕾雅的<br/>淫水,乳汁和尿液无穷无尽的喷着,她只能浪叫着,无力的耷拉着脑袋享受着淩<br/>辱。<br/><br/>  「吼!!!」随着狮鹫的怒吼,蕾雅的子宫被猛烈的灼热精液充满了。狮鹫<br/>喷出的精液占领了子宫之后迅速沖进了输卵管,然后倒沖回来。她平坦的小腹迅<br/>速变得像怀胎三月的孕妇一样,然后随着「啵」的一声和巨大的快感,甩着「尾<br/>巴」的蕾雅摔进了狗头人堆裏。<br/><br/>  那不是什麽尾巴,垂在坏掉的人偶一样只能发出「呜呜……不行了……」的<br/>呻吟的蕾雅下体的,是往外流着带着血丝的精液和淫水的穴肉,脱离身体甚至有<br/>一寸之多。一对巨大的乳房依然丰润而坚挺,虽然被绑成了葫芦,留着大大小小<br/>的爪印,但乳头还是往外流着母乳。一对黑丝美腿上满是狗头人们打飞机留下的<br/>精液,发出腥臭的味道。<br/><br/>  「延缓死亡真是个好法术,不是吗?」陈文和织法者出现在了房裏。「接下<br/>来才是真正的询问时间了……」<br/><br/><br/>        2&nbsp;&nbsp;狐御前榨乳出産调教<br/><br/>  露娜公国的一座地下遗迹之中,一些穿着黑衣的人正在挥舞着鞭子驱使一帮<br/>地精在努力的工作着。这座建筑在山腹中的废弃矿坑被迅速的建设成了一座小小<br/>的基地,而在黑衣人们的簇拥下,一位粗壮的,长得象是一个直立的蛤蟆一样,<br/>有着灰色皮肤的恶魔手裏拎着一只被绑成了粽子的半兽化人女性。<br/><br/>  如果陈文在这裏,他一定会认出那是露娜公国的外交官——狐御前。狐御前<br/>现在已经没了当时的颐指气使和高傲,她身上贵重的和服被撕开,一对富有弹性<br/>的巨乳露在了衣领外面,被一对铁质镣铐狠狠地铐住。双乳的根部被收紧,导緻<br/>前段像是被用力挤的水球一样涨成了球形,血流的不畅导緻双乳有些泛红,而一<br/>对嫣红的乳头在矿坑潮湿的空气裏硬挺着,随着狐御前身体的抖动画着美妙的弧<br/>线。<br/><br/>  狐御前很快被狂战魔带进了一间宽敞的——拷问室。之所以宽敞完全是因爲<br/>这位狂战魔超乎想像的魁梧,一般狂战魔也就十尺高,而他足有十五尺。没错,<br/>这位就是升阳帝国过去的忍者大师,甲贺的首领,杂贺孙市。<br/><br/>  「猜猜看,你接下来会享受到什麽样的待遇?」狂战魔的全身赤裸着,它随<br/>意的捏断了狐御前身上的绳索,把这位全身赤裸的美丽贵妇推倒在了拷问室冰冷<br/>的地闆上。<br/><br/>  「不要……到底发生了什麽?你们是谁……」狐御前赤红的狐耳和尾巴耷拉<br/>着,恐惧和湿冷令她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br/><br/>  「看样子狐御前阁下的曆史学的不怎麽样呢。」杂贺孙市可怕的大嘴张开了,<br/>锋利的牙齿之间伸出了一根粗长腥臭的可怕舌头,在狐御前颤抖的身体上不断的<br/>舔着,「不过呢……哎呀,不要推开我的舌头,我只是打算清理一下你的身体。」<br/><br/>  狂战魔就像是捏住一只小鸡一样把狐御前的双手捏住提了起来。生过两个孩<br/>子的熟女虽然保养的非常好,但年龄依然留下了一点细微的痕迹。在可怕的恶魔<br/>的注视下,狐御前有些苍白的嘴唇呻吟着,和她那鲜红的,被赤色的阴毛环绕着<br/>的外翻小阴唇保持一样的节奏,一张一合,还同步的流出温暖的粘液。一对被绳<br/>子捆得满是红印子的巨乳前端,被绳子捆得发紫的红色乳头按照一个小小的角度<br/>朝着天空,匀称的嫣红乳晕兴奋的隆起,一对哺育过孩子的乳头又尖又长,简直<br/>像是小拇指的尖端一样高高耸立。随着狂战魔的爪子像是玩弄一样轻轻摇晃,狐<br/>御前那一对稍有些下垂的乳肉也随之摆动,两只尖长的乳头在空中划出淫秽的弧<br/>线。狐御前的一对白皙美腿上没有多少肌肉,圆润的大腿连接在丰满淫乱的臀肉<br/>之间,甚至连臀肉都随着晃动而産生一阵阵波纹。<br/><br/>  「不,不要这样……好可怕,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狐御前两眼一翻,<br/>竟然翻着白眼,被狂战魔可怕的邪眼凝视瞪得高潮了。就像是被挂在实验架子上<br/>的脊蛙一样,狐御前的双臂无力的伸缩了两下,肉感十足的双腿像是打摆子一样<br/>抽动着,骚臭的尿液顺着嫣红的阴唇流了下来,带着从蜜穴之中喷出的淫水,把<br/>她的双腿内侧几乎全都染成了淡黄色。<br/><br/>  「真是难闻,把那玩意拿来。」<br/><br/>  几个穿着黑衣的忍者把一个巨大的桶搬了进来。在狐御前恐惧的眼神之中,<br/>桶裏伸出了一根可怕的触手,就像是一条舌头一样,上上下下的把狐御前的身体<br/>舔了个遍。接着,这条触手就像是满意了一样,捆住了狐御前的身体——尤其是<br/>那对巨大柔软的熟女双乳,腥臭的触手刻意在她的双乳上打了个结,把这对哺育<br/>过孩子的软肉捏成了奇怪的形状。<br/><br/>  「唔啊,不,不要啊……这个……这麽肮髒的……等,噗……」<br/><br/>  大概是觉得狐御前的哀嚎很烦,触手突然猛地一扯狐御前那条赤红色的狐狸<br/>尾巴,在她惨叫出声而大张嘴巴的瞬间,粗长的触手刺进了狐御前的喉咙裏,直<br/>通胃部。<br/><br/>  「这是黑暗之井裏某个和美坎修特女王竞争魅魔领主的失败高等魅魔的一小<br/>部分肉体。」狂战魔的手依然抓着狐御前的双手,这对经过细緻的保养,有着光<br/>滑的皮肤,一点毛刺都没有还涂着美豔的红色指甲油的指甲的手在狂战魔的爪子<br/>中显得十分脆弱,似乎一捏就会粉碎,「六指君王把她从黑暗之井裏裏骗了出来,<br/>把她当作玩物玩了一段时间之后送到了血战的战场上当军妓。等到送回来的时候<br/>就只剩下一堆碎肉了。出于废物利用的打算,君王把她做成了一些玩具送给我们<br/>这些家伙,很好用。」<br/><br/>  「不,不要啊……」狐御前从触手的缝隙裏艰难的发出声音,「唔噗噗,呼<br/>呼……求求您……」<br/><br/>  狂战魔那蛤蟆一样的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然后放开了手。<br/><br/>  「唔嗯……这,这裏是……」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遭遇了什麽……当狐<br/>御前再次看到光芒的时候,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看到的是什麽。<br/><br/>  散发着浓厚臭味的一只拳头一下子抓住了狐御前的手臂,把她拉了起来。<br/><br/>  这可不是什麽惜香怜玉,「噗呕……」另一只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狐御前的脸<br/>上,那娇俏可人的骚魅狐狸脸一下子变成了染坊。尖翘的眼角,可爱的小鼻子,<br/>美丽的嘴唇和舌头一瞬间全都挪了位置,从眼角,鼻子和嘴裏喷出了鲜血。<br/><br/>  骚臭的尿液喷了出来,然而这一次居然还带着一点一滴的白色液体。<br/><br/>  「啊……啊啊……」被这一拳打懵了的狐御前只听到朦胧中的一句话。<br/><br/>  「看样子改造完成了啊……」<br/><br/>  「别……别再打……求求你……」肚子上中了一拳,整个人就像是虾米一样<br/>卷起来跪在地上颤抖的狐御前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的身体居然会因爲<br/>殴打而越来越兴奋,哪怕在地面上摩擦着也在不断流出母乳的双乳就是明证。<br/><br/>  「不,不可以,不能进来,太大了啊啊啊啊啊啊!」狐御前的身体又被抓了<br/>起来,这次狂战魔的力量就足够大了,狐御前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铁<br/>钳夹住然后狠狠地捏着,麻痹大脑的痛感,和双乳被狂战魔可怕的手指狠狠地捏<br/>在一起,像是喷泉一样猛喷乳汁的快感夹杂在一起,让这位贵妇人双眼翻白,大<br/>张着嘴,比人类长多了的犬科长舌像是锺摆一样晃动着,把腥臭的唾液甩的到处<br/>都是。<br/><br/>  接着,狂战魔那根有如人类腿骨一样粗长的巨大肉棒散发着比贫民窟的垃圾<br/>场还要浓厚的臭味,带着足够戳穿全身甲的力道,砸进了狐御前的蜜穴之中。狐<br/>御前那翻开的小阴唇和大阴唇就像是被铁锤砸中的花朵一样无力阻拦,这根巨大<br/>的肉棒迅速的穿过狐御前蜜穴中每一块肌肉的阻拦,把她的子宫口蛮不讲理的撞<br/>开,然后狠狠地撞在她那曾经住过两个孩子的子宫裏,直撞到底,甚至把子宫壁<br/>的底端都撞的向上变了形。<br/><br/>  「喔哦哦哦哦哦!不行,不可以……喔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老公……救<br/>救我……哦哦哦哦哦哦!」肚子上拱起一个长而粗的突起的美豔熟女浑身颤抖着,<br/>缺乏肌肉而稍有些发福的柔软肌肤上满是冷汗,猛烈的快感让她的身体反弓着,<br/>连狐狸的叫声都喊了出来。<br/><br/>  「啪!啪!啪!」狂战魔狞笑着,像是肥宅在使用飞机杯一样,狂战魔在使<br/>用被古老的高等魅魔血肉改造过的狐御前的时候也是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连续<br/>三下,这三下刺击把狐御前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子宫口就像是个龟公废物一样,<br/>软弱的让到一边,让狂战魔那可怕的肉棒随意的进出狐御前的身体。<br/><br/>  「不行……不……哦哦哦哦哦……汪汪……大肉棒……啊啊啊啊……」<br/><br/>  狂战魔的爪子挪了个地方——他抓住了狐御前的腰肢,隔着她的肚皮捏住自<br/>己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狐御前的上半身,用两只爪子夹住狐御前的一对<br/>流着乳汁的大奶子。<br/><br/>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太大了,太猛烈了啊啊啊啊!我的……奶子要<br/>炸了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br/><br/>  狐御前的地狱开始了,她就像是个能够喷出奶水和尿水的特别自慰套一样,<br/>被狂战魔猛烈的撸动着。骚臭的尿液和散发着腥臭的乳汁喷射在地闆上,墙壁上,<br/>和这个房间的每一个刑具上,再加上狂战魔散发的可怕臭味,狐御前的头脑沈浸<br/>在痛苦和快感之中,逐渐的恍惚了……<br/><br/>  再次醒来的时候,狐御前那对喷射着母乳的上挑大奶在被一对大手捏着——<br/>但并没有到狂战魔的程度。她那已经恢複了的淫肉蜜穴中,一根带着肉刺的肉棒<br/>正在猛烈的抽插着。<br/><br/>  「不,不对……这是……啊啊啊啊!不行,那裏很髒……啊啊啊啊!」狐御<br/>前刚刚恢複的意识被那根大肉棒猛烈的一击子宫口撞击打的浑身酥软,一对被人<br/>扯成了长条的巨乳从被掐的发紫的尖长乳头裏喷出了带着腥臭味的乳汁。<br/><br/>  乳汁和脸上精液的腥臭味让狐御前的精神稍微一恍,一个又硬又热的东西就<br/>已经碰到了狐御前的肛门上。<br/><br/>  「嘎啊啊啊啊啊啊!」狐御前双眼圆瞪尖叫出声,蜜穴死死地包裹住裏面的<br/>肉棒——有人用力的拽了一把她那赤红色的狐狸尾巴,麻痹感顺着脊柱传遍了她<br/>的全身,连肛门的括约肌也毫不意外地张开了。<br/><br/>  一根同样有着肉刺的巨大肉棒,毫不顾忌狐御前肛门的窄小和干涩,带着猛<br/>烈的气势沖了进来。这根粗长的肉棒直接撞在了狐御前的直肠末端,十二指肠的<br/>出口处。<br/><br/>  「呼哧!呼哧!呼哧!」狐御前那被精液糊满了的鼻孔猛烈的喘着气,发出<br/>了猪一样的声音。但这不能怪她,毕竟她的嘴裏也多了一根有着又苦又臭的味道<br/>的大肉棒。<br/><br/>  「啾噗……呜呜呜……咕呜……唔……」<br/><br/>  第一批肉棒带来的淫叫还不够色情,但是到了第十批肉棒狠狠地钻进温暖湿<br/>润,随着菊花裏带着撕裂肛门的鲜血的肉棒进出而不断收缩着的蜜穴裏的时候,<br/>狐御前那狐媚的尖眼角裏包含的就已经全是淫乱的春意了。<br/><br/>  「精液——精液!呜哦哦哦……汪汪……给淫贱的骚狐狸精液吧……啊……<br/>好棒!大肉棒要把小骚狐狸的贱屁股肏烂了!用力!啊!」<br/><br/>  狐御前那像是破掉的布娃娃一样无力的手脚不知何时找回了力量,但却像是<br/>精液中毒的低等妓女一样,不管趴在她身上的是什麽东西,都毫不犹豫的伸出手<br/>脚去抱住它。<br/><br/>  「啊啊……好棒,是螺旋形的肉棒!啊!猪的肉棒好厉害啊!」巨大的黑色<br/>山猪趴在狐御前那高贵的巨大屁股上面,用力的挺动着它的肥臀。山猪的身上全<br/>是泥巴,散发着恶心的臭味和土腥味,狐御前那敏锐的嗅觉当然感应到了这种东<br/>西——这让她那骚浪的巨臀和流着腥臭乳汁的巨乳晃动的更加猛烈了,她忘记了<br/>孩子,忘记了丈夫,忘记了亲人,把屁股上那只腥臭的大山猪当成了自己的主人,<br/>把自己淫乱的屁股和流着乳汁的奶子,欢欣的送了上去。<br/><br/>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好热!这样子……汪汪……噢噢噢噢哦哦哦!进来<br/>了!好热,好烫!啊啊啊啊啊啊!」狐御前身上的巨大山猪用嘴巴咬着她的奶子,<br/>吮吸着母乳的同时,螺旋形的肉棒撬开了狐御前的子宫,在裏面喷满了精液……<br/><br/>  「这是最后一步了。」随着狂战魔的一个响指,在一把椅子上的白色东西晃<br/>动了两下。<br/><br/>  随着白色的腥臭精液慢慢流下来,被捆在椅子上的狐御前逐渐恢複了意识。<br/><br/>  「你……你把我抓过来是爲了什麽?」狐御前怒视着眼前的狂战魔。<br/><br/>  杂贺孙市暗暗地笑了。狐御前那被改造过的身体早已和以前不同,而她那淫<br/>乱骚臭的回忆也只是暂时封印罢了。在狐御前的面前,杂贺孙市拿来了一个巨大<br/>的箱子。<br/><br/>  「我需要一点不错的棋子,所以就麻烦你了,狐御前阁下。」杂贺孙市露出<br/>了残酷的笑容。<br/><br/>  「什麽意思……」一道黑色的光芒从箱子裏射了出来,正中狐御前。<br/><br/>  一股撕裂般的痛苦,和同样的撕裂般的快感,从狐御前的腹部传了出来,<br/>「你,你对我施展了什麽邪法……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这,这个感觉<br/>……」<br/><br/>  「这是着名的邪恶法术之一,炼狱魔种。」狂战魔发出了恶意的笑声,「看,<br/>你的第三个孩子!」<br/><br/>  「不,这不可能……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爲什麽,爲什麽哦哦哦肚子<br/>膨胀的……啊——」<br/><br/>  随着一声惨叫,一个巨大的什麽东西,在顺着狐御前的肚子往外爬。「噶啊<br/>啊啊!不要啊!这样子!啊啊啊啊啊啊!」狐御前翻着白眼,骚臭的尿液和爱液<br/>无法控制的向外流着,连肛门都大开菊瓣——还好狂战魔这段时间没给她补充任<br/>何固体食物。<br/><br/>  从狐御前的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伸出了一只稍微带着暗红色的小手,抓着她<br/>尖挺的阴蒂,狠狠地一用力。<br/><br/>  「噶啊啊啊!不行,不能掐那裏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r/><br/>  「孩子很健康,恭喜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