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崩塌

<p>  第一章<br/><br/>  塞赫人的暴乱席卷王国大地,在南方,已经有无数的土地陷入战火之中,而<br/>王国,此时也在飘摇之中。这次的暴乱已经是十年内的第三起了,而王国的军队<br/>在这几次的暴乱中,越发懦弱、无能。在暴乱初期,王国的军队就如纸糊的老虎<br/>一般,被那些低贱、下贱的奴隶们一击而溃。<br/><br/>  在南方,显赫一时的艾克曼家族似乎已经被连根拔除,据来自南方的信使所<br/>说,南方的贵族世家已经不知有多少被淹没在暴乱的战火之中了。那些身世显贵<br/>的贵族老爷们,一个个被吊死在刑罚柱上,而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夫人们,则沦<br/>为暴民手中的军妓。那些暴民犹如蝗虫一般,浩浩蕩蕩的向王国北方涌来。<br/><br/>  这儿是诺裏克行省。诺裏克行省是王国南部最大的行省,也是南部与北部分<br/>界的地方,这儿富饶繁华,一度是王国最昌盛的行省。而在近二十年来,由于王<br/>国的腐朽,王国各个地方都爆发了暴乱,诺裏克行省也不例外。不过,诺裏克行<br/>省一向刑罚严厉,一旦有发生暴乱,所有暴民及亲属,均要被吊死在城门上,所<br/>有近两次暴乱,诺裏克行省不知被处死了多少塞赫人,而这些,有的是暴民,有<br/>的则是无辜者。<br/><br/>  诺裏克行省是以一个伟大的家族命名的,那就是诺裏克家族。诺裏克家族拥<br/>有悠久的历史,为王国的创立、安定立下了数不尽的功劳,诺裏克行省也成为诺<br/>裏克家族的领地。而诺裏克家族的领袖代代都是能征善战。这一代的领袖,正是<br/>年轻的莉娜。诺裏克。<br/><br/>  别看这位年轻的女公爵衹是二十多岁的女流,但不知有多少塞赫人死在她的<br/>手裏。莉娜大公二十岁便继位为家族族长,此时正逢第一次塞赫人暴乱,初为大<br/>公的莉娜,高举屠刀,毫不手软,将两座最先暴乱城市的塞赫人几乎屠尽,诺裏<br/>克行省的暴乱很快便被镇压,女大公便被塞赫人称为女屠夫。第二次塞赫暴乱,<br/>则是从诺裏克行省的邻省发起的,但这次暴乱,则很诡异的绕了个圈,避开了诺<br/>裏克行省,就这样,女大公依旧高举屠刀,将行省内的塞赫人清洗了一遍,就这<br/>样,诺裏克行省内的塞赫人十去九空。<br/><br/>  而如今,已经是第三次塞赫人暴乱了。这次暴乱从南方兴起,一直持续了近<br/>两年,不过暴乱一直控制在王国南部,北部虽也有暴乱,但比起南部来说,则势<br/>弱的多。也看王国南部一个又一个行省的沦陷,不知已经有多少贵族世家湮灭其<br/>中。<br/><br/>  在暴乱第二年的冬天,塞赫人的死敌,诺裏克行省,终于有了动静。首先,<br/>诺裏克行省再次进行了大清洗,行省内部几乎已经很难再见到那些深皮肤的塞赫<br/>人了。而紧接着,诺裏克家族的私军开始集结,他们居然要开始向叛军发起进攻!<br/><br/>  这次出征,总指挥官便是莉娜大公。诺裏克家族大军出诺裏克行省,便浩浩<br/>蕩蕩的往王国南部而去。<br/><br/>  诺裏克家族大军开拔,终于让那些贵族世家鬆了口气。作为南方贵族的翘楚,<br/>诺裏克家族一向是贵族中的领头羊、定海针,大军这一开拔,不少贵族都派私军<br/>响应,想必这次塞赫人暴乱,也将告一段落了。<br/><br/>  大军一出诺裏克,便势如破竹,一下连克三城,斩杀叛军数千人。而很快,<br/>前锋一万军队,便杀入恩波利行省。<br/><br/>  而此时,大军也很快跨过了莱恩行省进入了热那亚行省。此次联军共计四万<br/>人,可以说是诺裏克家族的家底。这支大军也基本可以视为南方王国的唯一抵抗<br/>力量了。<br/><br/>  大军前往恩波利行省,热那亚行省是必经之路。因为叛乱的发生,原本繁华<br/>的南方各行省可谓是一片狼藉,不少大城都被战火毁灭,满地硝烟,这让莉娜大<br/>公更加厌恶塞赫人。<br/><br/>  大军在热那亚行省的省城修整了下来。<br/><br/>  虽说是大军出征,但是对于莉娜大公来说,她不过认为衹是一场远途旅行罢<br/>了。这一路上,女大公都是乘坐奢华马车,管家、僕人一个不少,仅服侍大公的<br/>僕人,就多达数百人。大公的车队当晚便直接入驻省城的公馆。<br/><br/>  到了公馆,女大公方从马车上走下。虽说此时已是寒冬,一路上士兵们无不<br/>打着哈哈,冒着寒风前进。可是在大公的马车上,可是银炭不断,犹如暖春一般。<br/><br/>  女大公身着白色灯笼袖衬衣,下着一条黑色包臀裙,简单的搭扣蝙蝠短款外<br/>套,却尽显名家手艺,薄薄的肉色丝袜、黑色尖头高跟鞋,以及手上的皮包,这<br/>就在贵族圈中,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无不显出女大公的高贵与奢华。而女大公<br/>此时还戴着一顶帽子,让人望去就不敢多看,生怕惹恼了这美艳端庄的贵妇。<br/><br/>  女大公施施然的下了马车,一旁的管家早已等候多时,忙在前带路,而身旁<br/>的侍女也各捧着暖炉,一路护拥着女大公往大厅走去,随后左右跟着扈从、卫队,<br/>无一不是军甲齐整,身姿矫健的骑士,公馆外偶尔还有零零散散的贱民,连头都<br/>不敢抬,缩在墻角。<br/><br/>  热那亚全省早在年初,便已陷入叛军手中,此时公馆也是一片萧败,女大公<br/>进了公馆便一直皱着眉头。<br/><br/>  「叫凯恩过来!」女大公对一旁的管家说道。管家忙低着头退下,不一会儿,<br/>一个面容俊美的年轻男子便快步进入大厅。<br/><br/>  「去,让人把城裏搜一遍!把那些贱民全部吊死在城外!」女大公挥了挥手。<br/>听到女大公的命令,厅内其他人都没有一丝诧异,女大公对塞赫人可谓是厌恶至<br/>极,名为凯恩的年轻男子便快步走出大厅。不一会儿,城裏又是一片腥风血雨。<br/><br/>  夜晚,由于大公歇在公馆,大军也就地扎营,可城内毕竟没有军营,士兵们<br/>大部衹好驻扎在城外。<br/><br/>  而此时在公馆内,女大公在主院内,早已换了一身装扮。女大公穿着一身黑<br/>色的连衣裙,初看好像并没有什麽问题,但是透过灯光,却发现黑色上衣居然仅<br/>是一层薄纱,透过薄纱,居然能看到内裏的黑色胸衣!<br/><br/>  连衣裙颇为紧身,将大公的诱人身材体现的淋灕尽致。女大公,论容貌已是<br/>难得一见的美人儿,白皙姣好的面容,修长的脖颈如天鹅一般高高昂起,由于从<br/>小贵族式的培养,身材更是比一般女子来的高挑。那窄窄的腰,细长笔直的美腿,<br/>无一不让男人为之神魂颠倒,而更令人嫉妒的是,美妇还长了一对傲人的美乳,<br/>高高挺立在胸前,让所有女人都对其嫉恨不已。再加上无比尊荣的身世,美妇可<br/>谓是集所有优点于一身。而此时,刚满27岁的女大公正处于女人最美好的年纪,<br/>整个王国的单身贵族无不对其阿谀奉承,以求能摘得这朵名花,不过女大公对外<br/>可是不假辞色,一直高高傲立在贵族圈中,俯视众人,对所有贵族一般挑剔。这<br/>种傲人的姿态,更让那些得不到手的男贵族们趋之若鹜,也更让其他贵族少女们<br/>对其暗恨不已。<br/><br/>  不过如今,女大公的衣着却格外淫邪,连衣裙的上衣仅是一层薄纱,在灯光<br/>的照耀下居然毫无遮掩作用,而透过黑纱,可以看到美妇胸前戴着的是一件黑色<br/>胸罩。胸罩是经典的扣式设计,而胸前的上碗是半式的,露出些许乳肉,美妇的<br/>乳房又白又挺,在薄纱的覆盖下,更加诱人。此时,女大公一身如此诱人的装扮,<br/>却又没有丝毫要休息的迹象,真是令人惊奇。不过,没过多久,大公的房门便被<br/>人轻轻推开。不过此时,院中并没传来任何动静,看来,这人前来可是经过大公<br/>应允的。<br/><br/>  而进入大公房内的是名年轻男子,这人正是凯恩。罗德裏格斯伯爵。<br/><br/>  罗德裏格斯可是一个高贵的姓氏。自王国建立起,罗德裏格斯就一直是王国<br/>的中坚贵族,也是南方最老牌的贵族之一。虽说衹是一个伯爵,但其领土在整个<br/>南部仅次于诺裏克家族。可是,就在上一次的塞赫人叛乱中,这个古老的贵族世<br/>家被叛军攻克了。一时,罗德裏格斯家族受到了灭顶之灾。对于这种老牌世家来<br/>说,不知拥有多少惊人的财富,也不知有多少底蕴,这都成了叛军之物。而家族<br/>裏的男子,几乎被屠戮一凈,而女人们则也沦为了悲惨的军妓,最让人愤恨的是,<br/>王国南部的第一美男子,全王国少女倾慕的伯爵大人——凯恩。罗德裏格斯居然<br/>也被叛军强暴了!沦为了一个卖屁眼的男娼!一时,罗德裏格斯家族成了全王国<br/>的笑柄!<br/><br/>  不过,没过多久,叛乱就被平定了。不过,罗德裏格斯家族彻底失去了封地,<br/>也失去了部属。凯恩则被诺裏克大公给救了出来。可惜,此时的伯爵大人再也不<br/>是以前那意气风发、光彩照人的贵族公子了,沦为了一个被人指指点点的笑柄。<br/><br/>  而在王国内部,其实贵族妇女圈养男宠,并不是什麽少见的事。不过一般的<br/>贵妇人不过就是跟身边的侍卫有上一腿。但诺裏克大公不同。女大公今年27岁,<br/>却丝毫没有结婚的打算。不过女大公也并不是个雏,自从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后,<br/>女大公对其也是格外沈迷。不过,一般的男人对于生性高傲的女大公来说,又怎<br/>麽看得上眼。不过自从救回凯恩,女大公便有了主意。<br/><br/>  凯恩作为原先王国内一等一的青年俊才,不论容貌、学识、家学渊源都是最<br/>顶尖的,若是放在以往,二人就算结为夫妇,也算是天作之合。不过自从罗德裏<br/>格斯家族覆灭,凯恩便从云端掉落泥地裏,自然是配不上女大公了。不过嘛,伯<br/>爵大人这人还是别有用处的!在女大公的威逼利诱下,凯恩不得不屈服于女大公<br/>的淫威下,成为了男宠。而这层身份,自然瞒不过女大公的身边人。所以,对外,<br/>人们还以为是女大公宅心仁厚,救助罗德裏格斯家族,但是大公身边的人都知道,<br/>这伯爵大人不过就是个花架子,实际上,哼哼!<br/><br/>  凯恩一进入厅内,便一脸笑容的朝女大公走去。虽说凯恩并不强壮,但是身<br/>材极佳,一路走来,真可谓是风流倜傥。不过往日,二人相处,凯恩倒能不卑不<br/>亢,但此时,笑容裏却又些许谦卑。女大公对凯恩如今的作风倒格外满意。哼!<br/>罗德裏格斯在南部一向是于诺裏克家族对立,两大家族明争暗斗不知私下底有多<br/>少龌蹉。如今对方沦为了自己的私宠,别提有多泄恨了。<br/><br/>  接下来,凯恩不得不成为了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娼,快步上前,先将自<br/>己的衣物褪去,接着小心翼翼的褪下女大公的衣物。虽说女大公可是王国数一数<br/>二的大美人,该瘦的地方瘦,该有的地方也格外丰腴,但此时心理的屈辱感,让<br/>凯恩还是难以接受。但这一切,都已成现实,伯爵大人不得不压下心中的屈辱,<br/>小心翼翼的伺候起女大公来。<br/><br/>  又是一晚春色。凯恩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先抚摸着那具美轮美奂的肉体,然后<br/>再挑逗起女大公的情慾,最后,在努力的让女大公舒服起来。女大公此时倒显得<br/>格外奔放,在凯恩的挑逗下,淫声浪语不绝。女大公的小穴生的极浅、而又格外<br/>敏感。凯恩的阳具衹跟常人一般,但都没法完全插入,生怕让女大公有丝毫痛楚。<br/>这般抽插下,女大公都坚持不了多久,没一会儿便浪叫着泄了身子。不过很快,<br/>第二轮的交欢又开始了。伯爵大人用舌头小心翼翼的在女大公的私处舔着、吸啜<br/>着。这一挑逗,女大公马上又全身颤抖起来,整个人明显又开始情动起来。这时,<br/>凯恩忙再次将阳具插入那又嫩又窄又浅的美穴之中。美妇的小穴显然是万裏无一<br/>的名器,阳具一进入,两团美肉便将阳具紧紧夹住,没过多久,凯恩别感到自己<br/>也到了高潮边缘,而就在这时,女大公再次达到了高潮,整个人颤抖着,高声淫<br/>叫着,淫水如波浪一般,一阵一阵涌出,而这时,凯恩不得不紧咬着牙,将阳具<br/>拔了出来。<br/><br/>  「哼,算妳识相。」过了一会儿,女大公才从情慾中清醒过来。对于女大公<br/>来说,如今的伯爵大人不过就是一个性奴,那骯脏的精液又如何能射入自己的体<br/>内!女大公傲然的看了看还浑身赤裸的凯恩。这时,凯恩不得不穿上衣物,就此<br/>离去。<br/><br/>  第二天,在城裏的广场内外,则围满了人。<br/><br/>  此时,王国的军队正维持的秩序,今天,这儿正是要吊死这次大军抓到的塞<br/>赫人。在广场上,此时摆满了绞刑架,而在绞刑架下,则被绑满了塞赫人。<br/><br/>  在广场的主席台上,此时正坐着一排排的王国军官、贵族老爷。而在人群中<br/>央,则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br/><br/>  这人正是一直恨塞赫人入骨的诺裏克大公!<br/><br/>  大军出征这些天来,已经击败了数支叛军,而抓获的塞赫人更是多达数百人。<br/>这不,女大公便令大军将所有俘虏押解到广场上,将其通通绞死,以震慑叛军。<br/><br/>  很快,一群如狼似虎的精兵便进入广场,那些被捆绑住的塞赫人被吊在绞刑<br/>架上。这时,感到死亡威胁的塞赫人无不痛哭流涕,大声哭求起来。<br/><br/>  「哼!这群贱民!王国就是太仁慈,要我说,早就应该将塞赫人灭族!」女<br/>大公跟别上的斯裏兰卡将军说到。将军忙点头附和。<br/><br/>  塞赫人们在绞刑架上哀求着,可是那些士兵却不为所动。马上,第一批塞赫<br/>人便被吊死在绞刑架上。感到毫无活路的其余叛军,便开始大声咒骂起来。女大<br/>公看到这,不由冷哼一声「令大军明天开拔!早点叛乱!将塞赫人灭族!」说罢,<br/>便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而这时,在人群中,几个人对着女大公低声嘀咕着,<br/>却没人发现。 &nbs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