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苍破斗 1-3

<p><em class="pstatus">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5-6 03:54 编辑 </em><br/><br/>                第一章<br/><br/>  「萧炎,斗之力,三段!级别:低级!」一位中年男子,语气漠然的将之宣<br/>布了出来…而这结果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br/><br/>  「三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天才又白干了一年!」「哎,这废物<br/>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这种废物,早就被驱<br/>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操白干。」「唉,昔年那<br/>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麽萎靡成这般模样了啊?」「谁知道呢,或许做<br/>了什麽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br/><br/>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歎,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让<br/>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br/>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br/>涩了。<br/><br/>  「萧媚,斗之气:七段!级别:高级!」听着中年男子接着所喊出的成绩,<br/>少女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少女年龄不过十四左右,虽然并算不上绝色,不过<br/>那张稚气未拖的小脸,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纯凈与妩媚,矛盾的集合,让得<br/>她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br/><br/>  「啧啧,七段斗之气,真了不起,按这进度,恐怕顶多衹需要三年时间,她<br/>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了吧…」「不愧是家族中种子级别的人物啊…」<br/><br/>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少女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虚荣心,<br/>与平日裏的几个姐妹互相笑谈着,萧媚的视线,忽然的透过周围的人群,停在了<br/>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单身影上…皱眉思虑了瞬间,萧媚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唸头。<br/><br/>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br/><br/>  喧闹的人群中,中年男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随着这有些清雅的名字响<br/>起,人群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br/>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br/>而改变分毫,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却已初具拖俗气质,<br/>难以想象,日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br/><br/>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br/>莫属了。」寂静过后,周围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满敬<br/>畏…<br/><br/>  中年男子漠然的脸庞上竟然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对着少女略微恭声<br/>道:「薰儿小姐,半年之后,妳应该便能凝聚斗气之旋,那麽以十四岁年龄成为<br/>一名真正的斗者,妳是萧家百年内的第二人!」<br/><br/>  是的,第二人,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环的萧炎。<br/><br/>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平淡的小脸并未因为他的夸奖而出现喜悦。<br/><br/>  「萧炎哥哥。」美丽的俏脸上露出了让周围少女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对着<br/>一旁萧炎叫道。<br/><br/>  「我现在还有资格让妳怎麽叫麽?」望着面前这已经成长为家族中最璀璨的<br/>明珠,萧炎苦涩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后,极为少数还对自己依旧保持着尊敬的<br/>人。<br/><br/>  「萧炎哥哥,以前妳曾经与薰儿说过,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br/>自在人!」萧薰儿微笑着柔声道,略微稚嫩的嗓音,却是暖人心肺。<br/><br/>  「呵呵,自在人?我也衹会说说而已,妳看我现在的模样,像自在人吗?而<br/>且…这世界,本来就不属于我。」萧炎自嘲的一笑,意兴阑珊的道。<br/><br/>  面对着萧炎的颓废,萧薰儿纤细的眉毛微微皱了皱,认真的道:「萧炎哥哥,<br/>虽然并不知道妳究竟是怎麽回事,不过,薰儿相信,妳会重新站起来,取回属于<br/>妳的荣耀与尊严…」话到此处,微顿了顿,少女白皙的俏脸,头一次露出淡淡的<br/>绯红:「当年的萧炎哥哥,的确很吸引人…」<br/><br/>  「呵呵…」面对着少女毫不掩饰的坦率话语,少年尴尬的笑了一声,可却未<br/>再说什麽。<br/><br/>  「各位今年度的级别已宣布完毕,接着宣布今年度的分组,分配好的组别可<br/>以直接开始修练,第一组萧媚、萧炎……」<br/><br/>        - - - - - - - - - - - - - - - - - - -<br/><br/>  山崖之颠在漫天繁星中,萧炎斜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br/>动,任由那淡淡的苦味在嘴中弥漫开来,举起有些白皙的手掌,挡在眼前,目光<br/>透过手指缝隙,遥望着天空上那轮巨大的银月。<br/><br/>  「十五年了呢…」低低的自喃声,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少年嘴中轻吐了出来,<br/>在萧炎的心中,有一个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br/>萧炎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br/><br/>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块大陆,萧炎也是有了些模糊的了解…大陆名为斗气<br/>大陆,大陆上并没有小说中常见的各係魔法,而斗气,才是大陆的唯一主调!<br/><br/>  在这片大陆上,斗气的修炼,几乎已经在无数代人的努力之下,发展到了巅<br/>峰地步,因为斗气的极端繁衍,导致从这条主线中分化出了无数条斗气修炼之法,<br/>其中最常见的便是男女修练之法,经由交合所产生的能量加快斗气累积的速度。<br/><br/>  「唉…」萧炎轻歎了一口气,回想着下午的修练。<br/><br/>  中年男子宣布的分组,萧媚和萧炎与另两位男族人分配在一组,又将众人的<br/>眼光吸引到萧炎身上,一阵讥讽声再度响起。<br/><br/>  听着分组名单,萧炎有些不情愿的走向萧媚与另两位男族人走向修练室,室<br/>内空蕩蕩的,衹有在地上铺着软垫。<br/><br/>  「好了……妳们谁先?」萧媚在软垫上一坐,闭目运起功法,不久眼眸一睁,<br/>稚嫩的脸蛋带着潮红,撩起裙摆将底裤缓缓蜕下说道。<br/><br/>  「这自然是小少爷先……」萧炎一旁的男族人嘿嘿笑道,但嘴上虽这麽说,<br/>眼中看笑话的意味却相当浓厚。<br/><br/>  「那……萧炎哥……来吧……我们也有两年没有一起修练了。」闻言不等萧<br/>炎有什麽表示,又是一句带着诱人的声音说道,此时萧媚脸上的潮红更盛,像是<br/>要滴出水来似的,并向后躺下两腿微张,那娇嫩的地方显露了出来。<br/><br/>  萧炎却貌似有些不情愿的脱下裤子,不过看那微微抬头的家伙,说萧炎不愿<br/>意,想必是没人信的,眼睛闭上运起功法,那家伙更是直挺挺的对着萧媚,不再<br/>拖拖拉拉,萧炎快速的分开萧媚的双腿,在那娇嫩的地方摩擦了几下,然后长驱<br/>直入。<br/><br/>  「嗯……」有些舒爽的声音从两人口中发出,萧炎缓缓地挺动起来,感受裏<br/>头的湿润,暗道萧媚功法娴熟,一进一出之间斗气迅速的在两人之间流动,斗气<br/>随着快感流动的越来越快,萧炎的动作也渐渐加快。<br/><br/>  「嗯……啊……」轻轻呻吟声在萧媚口中发出,纤细的腰肢忍不住的迎合着,<br/>萧媚惊觉萧炎的功力似乎更盛从前,以前与萧炎修练时总是自己不支,可总能坚<br/>持半个时辰,现在却是才刚开始自己却经受不住,已有泄身之感。<br/><br/>  「呜……」自己好歹也是七段,要是比三段的萧炎先行泄身,那就要成为家<br/>族中的笑话了,想到着萧媚强忍着那不断攀升的快感,施展了淫技双脚缠上萧炎<br/>腰间使得两人之间更贴近,腰肢更是扭动着贴合,斗气随着两人的动作更快速的<br/>循环。<br/><br/>  男女修练之法是依靠两人间快感产生的能量,来加快斗气循环,如此增加快<br/>感的淫技,被前人不断努力下发展出各式各样的技巧。<br/><br/>  「要射了!」尽管萧炎功法再纯熟,但终究斗之气才三段,后继无力下本就<br/>苦苦坚持着,萧媚的淫技直接使得萧炎决堤。<br/><br/>  感受着箫炎在体内的爆发,萧媚苦苦忍着不叫出声,功法自行练化那些喷发<br/>的精华,那股能量在两人经脉中循环渐渐融入,几次循环后能量渐渐散去,萧炎<br/>才从萧媚体内退出,退出时的刺激还使得萧媚一阵忏抖,眉头一皱……想起身,<br/>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半躺的身姿与那皱眉的神色,像是在责怪萧炎,怎如此快<br/>速………<br/><br/>  一旁两位男族人他们可不知道这些底细,衹见那不足10分钟的时间与萧媚<br/>那神色,掩着嘴一脸窃笑,低语着一些不堪的话语。<br/><br/>  「接着轮到我了。」一旦达到高峰,短时间内无力施展功法,所以一名男族<br/>人,也不管萧炎还没退下,就走上前说道。<br/><br/>  「嗯。」萧媚虽然想休息一会,但如果短时间内不再交合,功法便会散去,<br/>更何况体内由萧炎引起的燥热,也让萧媚有些急切感。<br/><br/>  一股炙热感再度进入,萧媚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不过虽然相当勇猛<br/>的进出着,却感受不到萧炎给予的那般快感,萧媚忍不住再次使用了淫技,追求<br/>那般快感,不过直到日落两名族人都结束了,萧媚也没再有过那令人迷恋的感觉,<br/>在房中找着那不知何时离开的萧炎,叹息着散去功法。<br/><br/>  「呸。」萧炎从回想中返回现实,吐出嘴中的草根,忽然跳起身来,望向森<br/>林中一名老者正走过来,因为两世的经验,他的灵魂竟然比常人要强上许多,在<br/>斗气大陆灵魂是天生的,或许它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稍稍变强,可却从没有什麽<br/>修练方法能够单独修炼灵魂,虽然斗之气衹有三段,不过萧炎的灵魂感知,却是<br/>比一名五星斗者都要敏锐许多,老者在远处时,萧炎就已经发现了他,老者一身<br/>青衫,是萧家的管家。<br/><br/>  「三少爷……族长请您过去。」老者走近后,略微躬身的道。<br/><br/>  三少爷,萧炎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哥哥,不过他们早已经外出历<br/>练,偶尔才会回家,两位哥哥对萧炎这位亲弟弟,也很是不错。<br/><br/>  「父亲?知道了」虽然自己有着前世的记忆,不过自出生以来,面前这位父<br/>亲便是对自己百般宠爱,在自己落魄之后,宠爱不减反增,如此行径,却是让得<br/>萧炎甘心叫他一声父亲。<br/><br/>      - - - - - - - - - - - - - - - - - - - - - - -<br/><br/>  萧炎迅速的回到家中,正要走进族长的屋子中,在门口处却听到女子的呻吟<br/>声,往裏头望去,一名中年人坐在大厅的椅子上,身着华贵的灰色衣衫,脸上一<br/>对粗眉更是为其添了几分豪气,他便是萧家现任族长,同时也是萧炎的父亲萧战。<br/><br/>  此时他上上坐着一个女子,淡蓝的裙摆拉起至腰间,苗条的身形起起落落,<br/>神情抚媚的不断呻吟,萧炎一眼便认出是父亲的贴身丫头,顿时萧炎在门口愣住<br/>了,父亲正在修练,自己是该进去还是晚点再来呢?<br/><br/>  「炎儿,怎不进来?」在萧炎思考时,萧战已看见萧炎叫道。<br/><br/>  「父亲,担心打扰您修练便在门外等候。」听见萧战的叫唤,萧炎便快步走<br/>到萧战身前躬身说道。<br/><br/>  「不碍事,这衹是每日的例行修练,妳先坐吧。」萧战一手环抱丫头腰身,<br/>略微调整一下坐姿,让丫头可以坐的更深,起落速度渐缓,但幅度更大了,ㄚ头<br/>身子有些颤抖,周身散发的能量更加浓郁。<br/><br/>  「不知父亲何事找孩儿?」萧炎看了ㄚ头一眼,便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问道。<br/><br/>  「唉…」望着萧炎那依旧有些稚嫩的清秀脸庞,萧战歎了一口气,伸手揉捏<br/>眼前那对娇乳,沈默了片刻,忽然道:「炎儿,妳十五岁了吧?」<br/><br/>  「嗯,父亲。」<br/><br/>  「再有一年,似乎…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苦笑道。<br/><br/>  「是的,父亲,还有一年!」手掌微微一紧,萧炎平静的回道。<br/><br/>  衹要度过了成年仪式,那麽没有修炼潜力的他,便将会被分配到家族的各处<br/>产业之中,为家族打理一些普通事物,这是家族的族规,就算他的父亲是族长,<br/>那也不可能改变!<br/><br/>  「对不起了,炎儿,如果在一年后妳的斗之气达不到七段,那麽父亲也衹得<br/>忍痛把妳分配到家族的产业中去,毕竟,这个家族,还并不是父亲一人说了算,<br/>那几个老家伙,可随时等着父亲犯错呢…」望着平静的萧炎,萧战有些歉疚的歎<br/>道。<br/><br/>  「父亲,我会努力的,一年后,我一定会到达七段斗之气的!」萧炎微笑着<br/>安慰道,虽然口中在安慰着父亲,不过萧炎心中却是自嘲的苦笑了起来。<br/><br/>  同样非常清楚萧炎底细的萧战,也歎息着应了一声,他知道一年修炼四段斗<br/>之气有多困难,衹好笑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家族中有贵客,妳可别<br/>失了礼。」<br/><br/>  「贵客?谁啊?」萧炎好奇的问道。<br/><br/>  「明天就知道了」对着萧炎挤了挤眼睛,看着那般神秘的父亲,萧炎无奈的<br/>点了点头走了出去。<br/><br/>  「族长……我不行了」刚走出门口时,一道呻吟传进萧炎耳中,在刚刚谈话<br/>中ㄚ头似乎刻意不发出声音,以免打扰族长谈话。<br/><br/>  萧炎闻声转头一看,衹见那丫头满脸潮红,在萧战怀中不断忏抖着,此时萧<br/>战骤然抱着丫头站起,就这样抱着快速的抽送起来,将丫头直接送上了那美妙的<br/>高峰,随后在ㄚ头体内爆发了出来,浓郁的能量在萧战与丫头身边环绕,渐渐的<br/>融入两人之中。<br/><br/>  「父亲不愧是五星大斗师呢……」在动听的呻吟中,萧炎缓缓走回房间喃喃<br/>的道。 &nbsp;</p>